科技
首页 > 科技
网文江湖混战:阅文赴港上市在即,第二梯队拼命追赶
2017-10-21 20:32:23
分享到:

原标题:网文江湖混战:阅文赴港上市在即,第二梯队拼命追赶

作者/席姿

本文3024字,所享阅读时间5分钟

近日,腾讯控股公布了腾讯旗下中国最大的网络文学公司阅文集团已通过香港上市聆讯的消息,根据香港媒体消息,阅文集团将于11月正式挂牌,集资规模在6亿至8亿美元(约46.8亿至62.4亿港元)。

吴文辉在盛大文学没有走完的IPO之路,在经历了一系列资产重组后,终于在腾讯麾下得以实现。而整个2017年,注定也是整个网络文学行业资本运作风起云涌的一年。

9月21日,掌阅科技率先登陆A股市场,发行价4.05元/股,发行4100万股,首日开盘价为5.83元/股,目前市值为23.38亿元。在此之前,7月4日,也是阅文集团公布赴港上市计划的同一天,磨铁图书宣布完成C轮3亿元融资。今年5月,百度文学也宣布完成新一轮8亿元融资,由红杉资本和完美世界领投,或将于明后年IPO。而已经上市的中文在线则于8月10日以14.7亿元的价格收购晨之科剩余的80%的股权,100%控股了这家游戏公司,在泛娱乐布局上再下一城。

阅文一家独大

但第二梯队也在拼命追赶

从2016年平均移动日活跃用户来看,国内排名前五的网络文学公司分别是:阅文集团、掌阅科技、阿里文学、中文在线和百度文学。从营收情况来看,2017年上半年营收阅文为19.24亿元、掌阅科技为7.93亿、而中文在线为2.97亿。其中,整合了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资源的阅文集团无疑已经坐上了网络文学行业的头把交椅。

而对比公开财务数据的阅文集团、中文在线和掌阅科技三家报表,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目前网络文学公司的主营业务,主要分为以数字阅读产品为主的在线阅读业务;基于文学内容的数字出版、纸质出版等出版服务业务;以及以版权经营为主的增值服务业务,用时下热门定义就是IP的授权与泛娱乐开发业务。

虽然近两年里,伴随IP概念的兴起与IP开发产业的红火,网络文学公司被认为是最大的IP资源富矿而受到追捧,其网文IP具备的泛娱乐开发潜力也为市场津津乐道。但毕竟这是一个需要全产业链各环节公司参与、配合才能实现的事业,而网络文学公司还处于学习游戏规则、寻找合作伙伴、完善产业链布局、乃至争夺话语权的阶段。

除了中文在线得益于2016年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约20 亿元支持IP一体化开发,使得IP全产业链开发为主的数字内容增值服务产生的收益在今年的财报中得以体现,并占比超过50%,以付费阅读模式为基础的在线数字阅读业务仍然占据了所有网络文学公司营收的八、九成,这使得网络文学公司很难逃开过于依赖单一业务的风险。

在线阅读业务方面,根据几家公司披露的最新数据,2017年上半年阅文集团的在线阅读业务营收达到16亿元,占据了阅文集团总营收的84.9%;2017年第一季度,掌阅科技的数字阅读业务营收为3.63亿元,占公司总营收的95.81%;而中文在线2017上半年度数字阅读产品产生的收入(包括教育阅读产品的收入)则为1.12亿元,约占公司总营收37.7%。

这一业务的背后,实际上是对于用户、渠道和内容资源的竞争。

在用户方面,阅文集团2017上半年自有平台及自营渠道的月活跃用户总数达1.918亿名,其中移动端1.793亿人,电脑端1250万人;月付费用户数从2016上半年的680万人,增加到2017上半年的1150万人,其月付费用户比例也从2015年的3.3%上升到2017上半年的6.0%。

掌阅科技2017年上半年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到1.03亿名,同比增长23.09%,付费用户数则同比增长28.49%至1561.41万,其中掌阅自营的“掌阅”APP覆盖率和活跃率在2016年和 2017年各个季度阅读类应用排名中均排名第一。

中文在线则披露,自有渠道覆盖用户超 8000 万,其中中文书城客户端月活跃用户数量超 2500万、17K小说网用户总数在5000万以上、国内最大的校园移动创作平台汤圆创作截至2017年6月30日累计用户数1800万。

而无论是吸引用户,还是后续的IP开发业务,作者与版权资源都是网络文学公司的核心资源。在这一方面,阅文集团截至2017年上半年,拥有文学作品总数960万部和640万位作家;掌阅科技则表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已拥有数字内容 50 余万册,类型覆盖图书、杂志、漫画、听书等各个品类,而中文在线表示,公司目前拥有数字内容资源过百万种,与600余家版权机构合作,签约知名作家、畅销书作者2000余位。

目前,阅文自有原创内容市场份额为80%,其作者与内容的增速都呈现出了一家独大的姿态。不过,这并不意味着阅文可以完全高枕无忧。

IP的泛娱乐开发

网络文学的下半场竞赛

就在今年9月,早在2008年就成为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家的天蚕土豆携新书《元尊》召开发布会,选择在纵横、掌阅等多家平台同时首发新书,其中却不见阅文的身影。

头部内容创作者的流失是所有网络文学公司都会面临的问题,而越强势、拥有越知名作者的平台出现这一问题就显得尤为明显。

事实上,如同南派三叔、江南等早期成名的大神级网络作家,头部创作者在作品与作者自身商业价值飞涨的同时,难免谋求更大的收益与发展空间。以往,平台方的强势地位、难以找到合作伙伴帮助作者完成创作之外的融资、公司管理等专业事务等都是阻碍网络作家自立门户的因素,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

南派三叔所创立的南派泛娱估值已超过30亿;唐家三少入股游戏公司“第一波科技”和IP运营公司“大神圈”,还担任炫世唐门文化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而天蚕土豆也与来自投资圈的合伙人在今年成立了未天传媒用以精细化运营开发自己的作品。

作者,尤其是头部作者的流失,不仅仅会损害平台的内容质量,更重要的是,带走了有能力进入影视化、动画化等阶段的IP。

frost & sullivan报告显示,中国文学市场中尤以网络文学市场增速最快,预计将由2016年的46亿元增长到2020年的134亿元,复合增速达到30.9%。增速虽快,但依赖渠道、内容数量的付费阅读领域格局基本稳定,且想象空间有限。从公司业务拓展与行业竞争的角度来看,网文IP开发都将是网络文学公司未来几年竞争的主战场。

就在今年2月,掌阅联手百度文学、中文在线、阿里文学、磨铁文学等多家数字阅读平台成立“原创联盟”,推出“精品内容全平台共享计划”。在这个联盟里,他们共享优质网络文学内容,并有共同开发精品IP的权利。

此前,掌阅科技联合创始人王良曾表示,传统IP授权方没有平台和用户能力,授权分散,无法协同运营;利益无法合理分配,购买版权后风险过大;粉丝用户无法聚合,形成不了流量力量。而现在,网络文学行业的第二梯队正在联合起来试图解决这些问题,并与阅文集团分庭抗礼,而这也给了像天蚕土豆这样的大神作者跳出阅文框架进行合作的空间。

“有想法的作者离开,未必纯粹是金钱的缘故。网文IP纷纷进行影视剧、动画、游戏开发,但身为作者,除了分到版权金,往往对于作品什么时候拍成剧、跟哪家合作都不知道,缺乏把控力,那些成名已久又有创作力的作者对此不满也很正常了。”有业内人士对数娱梦工厂表示。

然而,这实际上是阅文集团与作者共同面临的问题。数据显示,2014年阅文集团版权收入1214.8万元,仅占营收总额的2.6%;2015年达1.63亿,占10.1%;2016年2.47亿占营收总额9.7%;2017年上半年版权收入1.56亿,占比8.1%。数字在不断上升,但是比重依然还很小。

事实上,阅文真正提出“IP共营合伙人制”模式是在2016年6月,被视为阅文开始争夺话语权的信号——不再满足于靠卖版权获得授权金,而是真正参与到IP项目开发中,掌握一定的主导权并获得更多收益。

业内人士对数娱梦工厂透露,在此之前,以往盛大文学的不少头部作品在IP版权价格疯涨之前已经以只有目前IP价格水平十分之一乃至更低的价格卖出,并且早期的合同也不像现在这样完善,导致阅文失去了部分成名较早的作者的部分作品的改编版权,也无法控制甚至知晓这些IP目前如何将改编。

这些历史遗留问题,使得目前虽然阅文IP改编很热闹,但其收益、影响力等并不完全归到阅文所有。而即使在腾讯内部开展合作,腾讯系不同公司之间尚且存在竞争关系,合作并不是像在同一家公司内那么顺利。

而对于自主开发新IP,无论是今年6月与腾讯影业、腾讯游戏、阅文集团和万达影视宣布共同成立IP合资公司,并围绕《斗破苍穹》开展影视、游戏、主题乐园等全方位泛娱乐开发,还是投资福煦动画等解决动画产能问题,阅文尚在摸索与布局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头条
头条
娱乐
社会
体育
财经
军事
时尚